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月去天边

千江有水千江月 万里无云万里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尘世人 云水心  

2010-03-27 20:23:10|  分类: 修心哲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深 山《尘世人 云水心》

 

引用

深 山尘世人 云水心

尘世人 云水心
沈素白

尘世人 云水心 - 深 山 - 深 山(梁秀江的博客)


  那样的人,想是该在青竹四合、云水相映、檀香悠然的禅院附近邂逅的。却出乎我的意料,遇见他时,周围正人声鼎沸,一片喧嚣。
  在S城的火车站附近,我百无聊赖地在等一班发往上海方向的列车。上午九点半有一车次,可惜当时我尚在赶往S城的路上。
  买好了票,是晚上七点半的;看了手机上的时间,上午十点一刻。晚了不足半小时,却不得不多花上长长的九个小时去等另一趟车,我心里很是懊丧。
  只因那时不懂得,尘世的很多因缘际会都成就在孤寂凉薄的等待中。
  一个人,寂寂地走。虽然眼睛里有阳光,有人群,有车流;耳朵里有歌喧,有蝉声,有笛鸣,心仍然落寞得难受。
  在一处街心花园,有悠扬的弦歌传来。寻声望去,靠拐角的一棵桂花树下,一老者坐在马扎上,怀里抱着一把我叫不准名字的乐器,正全神贯注地且拉且歌。
  搁在平时,从家至我工作的学校,步行也就一刻钟的路,熟悉的地方无风景,无数次从路上过,我都行色匆匆,甚至还骑自行车,不想多浪费一分钟。偶而逛街,也不是漫无目的,怀揣着备忘的字条,事无巨细,都罗列其上,该置买的一一置买,该解决的逐一解决,任自己在生活的圈子里,陀螺一样周而复始地转,绝少有闲情为不相干的人事驻足停息。但那天,我一反常态地被那老者的歌声吸引,不禁走上前,驻足,倾听。
  他拉唱的都是佛曲,充荡着浓浓的禅意。其中一首我特别熟悉喜欢的,它的名字叫《云水禅心》:
  空山鸟语兮/人与白云栖/潺潺清泉濯我心/潭深鱼儿戏/风吹山林兮/月照花影移。
  红尘如梦聚又离/多情多悲戚/望一片幽冥兮/我与月相惜/抚一曲遥相寄/难诉相思意……
  一曲下来,我的心跟着如云似水,飘飘袅袅,叮叮咚咚,涤尽凡尘。
  歌声暂停,断断续续地有人走过去掏钱布施,之后又匆匆离开。待老人的身边儿没人了,我见他从包里掏出一个烧饼,用纸垫着一口一口地吃,那也许是他的一顿午餐?有些简单了。如此想着,我捏着一张五元的纸币,又从旅行袋里拿出两只苹果,那是我给自己备在路上吃的水果,洗干净的。
  老人大方地接受了我的善意。近距离的交谈中,我知道他有67岁了,退休前是某大学音乐系的教师。
  花白的头发,清瘦的面容,眼睛里好像有望不到边儿的沧桑 。按他的条件,应该有不错的收入,为何要街头卖艺呢?我暗自有些不解。
  “我也是教师,教高中的。但不太懂音乐,不过我喜欢您刚才唱的那首《云水禅心》,清水洗尘一般,能让心灵清爽安宁。”在一个唱佛曲的老人面前,我心不存一点儿戒备。
  “做教师好,教书育人,功德无量啊。”
  老人的夸赞,我承受不起,只好转移话题,问他出来几年了。
  “不到一年,大地震前,我老伴儿儿子孙子都有的,如今只我一人了,家里待不住,就出来卖艺,云游四方……”
  我嘴笨,对于那场灾难给许多人带来的痛,不知该怎样安慰,只有一声叹息,陪着老人家黯然一回。
  分别的时候,老人给我一张名片。
  “有缘的人,我都给一张,老师如果有需要帮助的苦学生,请记得跟我联系……”
  虽然至今我一次也没有为苦学生向老人开口求助过,但他的那张名片,我一直珍藏着,上面除了他的姓名、手机号码和Email外,还有两句禅语,我也记得:
  ——富润屋,德润身,施纳福。
  ——无来由,任去处,心中无碍,足下无绊。

文章来源:《禅》2009-4
图片来源:深山于大理拍摄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